游客你可以选择到
博主资料

admin

admin的头像
  • 会员等级:高级会员
  • 会员积分:10006分
  • 空间访问:1217次
日志分类
最近访客
文档搜索
日志文章

牧师为什么要阅读文学作品

(21-10-03 01:15)

笔者一直觉得很奇怪,阅读优秀的文学作品——诗歌、戏剧、小说等——特别是在基督徒群体当中,竟然成了一件需要辩护的事。毕竟大多数人似乎都能理解,我们为什么要参观艺术馆、听交响乐和看戏剧(即使我们经常没有时间做这样的事)。

 

然而,文字是妄图占据我们每天生活的东西。从我们一醒来就看的电子邮件,到拖得太久的会议,然后是每晚喧闹的新闻报道,再到为了生活得更好、吃得更健康、思考得更正确以及界定我们性格类型而阅读的书籍,文字终日都在吞食着我们。

 

牧师当然要做把上帝话语当作食物吃下的事;不仅要吃上帝的圣言,还要喝讲解圣言的无穷无尽文字江河里的水。当我们蒙召从事这样的工作时,却坐下来阅读《傲慢与偏见》、《宠儿》或《李尔王》这样的文字作品,还有比这更不务正业或误入歧途的事情吗?

 

但真相就是,我们是由话语造成,被话语塑造,也为传递话语而生的人。沉浸于优美的文字,即使每天只有宝贵的几分钟时间,也会像把喷薄而出的氧气注入缺氧的肺一样。我们大多数人都在乌七八糟的环境中工作和生活。环绕我们的,是痛苦、愤怒和焦虑的话;最多的,是为提升效率而说的话。另一方面,文学的语言耐人寻味、丰富多彩、引人共鸣、令人心动。

 

文学作品邀请我们进入另外的世界,以别样的方式看待、想象和思考问题,同时又与我们自己的世界密切相连。这样,文学就要求我们不仅对这世界上的观念(这是少不了的),还要对在这世界上的生活之道或入世之道具备并发挥感知力、辨别力和领悟力。

 

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大学公园教会(College Park Church in Indianapolis)的主任牧师马克·弗罗戈普(Mark Vroegop)最近也认识到这一点。几年前,笔者在一次会议上第一次见到弗洛戈普牧师时,他告诉笔者,他只是在最近几年才受到启发去阅读文学作品,并将文学阅读融入他的讲道中。笔者请他再多分享一些如何认识到文学是讲道辅助工具的事情,他解释说:

 

读完《好好读书》(On Reading Well: Finding the Good Life through Great Books)后,我对自己从未读过多少经典书籍而感到些许尴尬。获得新的动力和好奇心后,我挑选了几本经典作品开始阅读。我发现自己沉浸在叙事中,反复思想每本书的信息。在个人层面上,我的旅程为我的思想和心灵营造了一方心旷神怡的绿洲,但同时也为我的讲道找到了新的例证。我没有使用那种常规的消遣例证,而是引用了《简爱》。令人惊讶的是,引用的这本书和其中的例证,让我和会众建立了新的联系。对一些人来说,我好像终于进入了他们的世界——一个经常在讲坛上缺失的经典文学境界。令我欣喜的是,我的新读物有助于我每周的讲道。

 

英国伦敦国王教会(King’s Church)的教导牧师安德鲁·威尔逊(Andrew Wilson)也在最近喜欢上了文学。他现在认为,经典文学作品不仅丰富了他个人的生活,也丰富了他的讲道:

 

我在快奔四的时候才开始接触严肃的文学作品,我真希望自己能更早点开始。小说能帮助人掌握三样东西,是好的讲道必不可少的:善用语言,以引人入胜的方式讲故事,以及通过他人的眼睛看世界。我很幸运,因为我开始接触的严肃作家格雷厄姆·格林(Graham Greene)是所有这三方面的大师,他同时也为基督教的主题,如罪、恩典和救赎提供了数不清的例证。但所有好的小说家都会对讲道人有帮助,而伟大的小说家则总能找到一种方法,深入文化核心,让人看到这文化的盼望、焦虑和神明。我现在发现他们不可或缺。

 

毋庸置疑,每个伟大故事的总体模式都反映了圣经的总体主题:创造、堕落和救赎。正如美国路德宗神学院院长、狂热的文学爱好者乔丹·库珀(Jordan B. Cooper)博士指出的那样:

 

圣经本身在很大程度上是叙述。花时间读小说有助于欣赏圣经的叙述特征。如果只用系统神学的范畴来阅读,我们往往会注意到某些内容,却错过其他东西。但假如你用叙述的角度来阅读,人物、故事和叙述模式就会从原本的湮没无闻变得脱颖而出。这有助于充实自己的讲道和教导。阅读文学作品会给你一个新的视角,使你能贴近圣经文本。

 

哥尼流·普兰丁格(Cornelius Plantinga)在《为讲道而读书》(Reading for Preaching: The Preacher in Conversation with Storytellers, Biographers, Poets, and Journalists)中写道:“读书的讲道人会发现,伟大的作家通晓直达人心的道路,一旦到达目的地,就知道如何打动我们的心。”

 

但是人心不应仅仅为经历感动而感动,否则就是自作多情。普兰丁格解释说,知道如何打动人心,因此自己也被打动,这对讲道人很重要,如此才能知道“如何展现福音的大能和荣美,使他弟兄姐妹的心也被打动”。

 

这种“被打动”的观念,是审美(aesthetic)的本质,是感官和身体方面的经历。如果你能想起另一个拼写相似的英文单词“anesthesia”(麻醉)的意思,可能有助你理解这一点。文学艺术在使用文字方面有别于非文学作品,因为它关注的不仅仅是内容,还有形式。文学对文字的巧妙运用营造了一种体验,既能感受也能用理性领悟。

 

尽管我们的理性思维、智力理解和神学立场对基督教信仰至关重要,但它们并不是基督教信仰的全部。正如库珀博士所说的那样:

 

当一位牧师的智识生活完全被神学关注所支配,特别是被争论的观点所支配时,就会沉迷于神学观念,不接地气,无法进入实在的生活经历。在最坏的情况下,你会在与会众的互动中形成一种辩论和争论的态度。优秀的文学作品确实经常探索神学和哲学概念(例如陀思妥耶夫斯基或托尔斯泰的著作),但这些观念会通过人的透镜,而不是抽象地与人互动。

 

文学(和任何艺术)的美学方面并不减弱神学或智识方面的内容;相反,它加深了这种理解。库珀博士这样说:

 

阅读小说中其他人的故事,会让你进入一种不同的思维模式,在这种模式下,你考虑的是人,而不是纯粹的观念。我们倾向于认定(通常是无意识地)其他人像我们一样思考和应对情况。如果我们用这样的思维模式去辅导别人,这真的会伤害到人。一本写得很好的小说会帮助你进入另一个人的思考过程,无论这个人物正做出积极还是消极的决定。

 

文学的力量(以及福音本身的力量),不仅活跃我们的思想,还感动我们全人,就像牧羊人驱赶羊群一般。

 

 

 
 

作者简介:

凯伦·普赖尔(Karen Swallow Prior)是东南浸信会神学院英语教授、基督教与文化教授。她经常撰写关于文学、文化、伦理和思想的文章。她写作的书籍包括《好好读书:通过伟大的文学作品寻找美好的生活》(On Reading Well: Finding the Good Life through Great Books, Brazos, 2018)和文学经典介绍《简爱:阅读与反思指南》(Jane Eyre: A Guide to Reading and Reflecting, B&H Books, 2021)等。

 
 

[1] 本文取自https://www.pastortheologians.com/articles/2021/4/8/why-pastors-should-read-literature。2021年8月10日存取。承蒙授权翻译转载,特此致谢。——编者注

发表评论
admin:
表情:
验证码:   匿名评论